相信免费医疗?朱恒鹏说你缺乏常识
一句“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国人不要幻想免费医疗”,让中国社科院经济所研究员朱恒鹏先生挨骂无数。他研究医保7年,微博上讨论医改2年,这已不是他第一次遭遇网民抨击。 
2014-1-23 16:27:21
0
E药脸谱

 

触发争议的是一则关于俄罗斯实行全民免费医疗的新闻。在媒体追问下,他发表了个人意见,并澄清,俄罗斯不是免费医疗制度,而是一种全民医保。在接受《人物》记者采访时,聊起铺天盖地的质疑,朱恒鹏最爱用的词是“荒唐”。


人物PORTRAIT = P


朱恒鹏= Z


P:你说免费医疗是政客的忽悠?


Z:17、18世纪时,相信免费医疗的乌托邦,你是个正直和善良的人;20世纪上半叶,相信免费医疗,你是个单纯的人;今天你还相信免费医疗,只能说你是个幼稚的人,缺乏常识。免费是忽悠毫无疑问。古今中外的政治家一贯的手段。盼闯王迎闯王,闯王来了不纳粮。可仔细琢磨一下,不纳粮闯王吃什么?大家既希望减少税收,又希望享受高质量的公共服务,钱从何来?


P:你反对免费医疗的理由是什么?


Z:我反对的是全民免费医疗,或者说全民公费医疗。特指政府通过税收筹备资金,垄断性举办公立医疗机构,老百姓到这个医疗机构看病不要钱或者象征性只收一点钱。


这个体制的构成有两大要素:第一,政府通过征税来筹集医疗资金;第二,政府必须要垄断公立医疗机构,同时打压私立医疗机构。不打压私立会带来的结果是:从供方讲,私立医疗机构效率高、工资高,公立医院留不下好医生,俄罗斯现在其实就类似这种局面;从需方讲,财政资金是有限的, 而老百姓的医疗需求是无限的,如果允许私立医疗机构任意开设,还要满足老百姓免费的需求,财政根本不可能承受。所以,全民公费医疗体制下,老百姓不仅要交税,而且只能选差的。


P:免费医疗效率低下的问题无解?


Z:人民公社食堂就是免费的,这个早已垮了。食品需求是确定性需求,事先能准确预测和计划,事中能准确执行和监督,事后能准确核算,这样一个简单的事情政府都办不了,你反而相信它能办成一个像医疗需求那样信息极不对称、事先没法规划、事中没法监督、事后没法核查的事?小学题不会算,大学题却会算,哪有这种政府啊。


P:没一个政府能办到?


Z:公立垄断下,政府给医生发工资,政府来配置医疗资源。当然我们是希望政府按照老百姓的区域需要、年龄需要来配置医疗资源,同时对医生按劳分配,但这对政府的管理水平要求太高了,没有一个国家的政府能做到这点。


这个体制下要做到老百姓满意,官员必须符合:第一,他必须是观音菩萨,前知五百年,后知五百年,准确预测老百姓当前和未来的医疗需求并提前规划和布局医疗资源;第二,他必须是耶稣,没任何私心杂念。这没一个政府做得到,迄今为止没有,将来也没有。


P:提起免费医疗时,为什么你更愿意拿英国举例?


Z:苏联、中国的公费医疗都垮了,垮了还讲什么?而英国是至今为止硕果仅存的公费医疗体制还能撑下来的。虽然英国现在内部争议很大,但至少它还活着。能撑下去,一是因为英国的民主制度和法治环境。虽说公费医疗缺乏效率,但至少相对公平,连首相都在排队,女王不想排队,就得自费去私立医院。这对官员选拔体制和问责体制以及法治环境的要求非常高。二是英国以私人执业为主的全科医生作为医疗“守门人”,提供了绝大部分医疗服务,是由市场而非行政力量来调配资源。


P:有人拿古巴、朝鲜的免费医疗说事,你怎么看?


Z:很简单,你只需问他,愿不愿过朝鲜人的生活。经济学家塔洛克说:打开国境线看看老百姓往哪边跑就知道了。


P:也有人质疑你说,看病那么贵,弱势群体怎么办?


Z:我要申明:首先,我不反对在有限范围内搞免费医疗,比如针对鳏寡孤独老弱;第二,我反对特权阶层的免费医疗。我不认为特权阶层免费医疗可以推及全民,相反,该做的是取消特权阶层的特殊待遇。现在讨论问题,很多人脑子不清楚。我说偷盗不好,你就说那你是认为抢劫好?有些人很荒唐,说公务员老干部都免费医疗了,我们也要免费医疗。当然,从可行性上讲,小部分人免费医疗能够做到。但大家都免费,钱哪儿来啊?美国人给掏啊?就像少部分人一夫多妻是可能的,全国人民都一夫多妻那怎么可能呢?


P:你觉得类似的质疑都挺荒唐?


Z:有些人很荒唐,说用减少三公支出的钱来做免费医疗。增加政府事务怎么可能减少三公开支?你给政府钱让他给你免费看病,他要收钱、分钱,我们要监督他收钱分钱,还要监督医疗服务供给,这公事不就多啦?公事多了三公开支自然也多了。减少三公开支的根本办法是减少政府职能。


P:免费最贵,放在医疗上同样适用?


Z:最简单的例子,你到医院看病,医院说需要30万,你掏了30万,很贵。你想让政府免费,那么好,政府掏这30万,但它得收税。假设征税成本是10%,为什么征税有成本?征税需要税收官员吧,需要开发票吧,收税过程得监督吧,分钱过程得审核吧,这些成本加在一起占税收的10%不奇怪。这还没讲腐败呢。就是说所谓的免费医疗是你交33万的税换来价值30万的医疗服务,而自费是你交30万的钱买30万的服务。


P:比起免费医疗,你更支持全民医保?哪怕两者自费的比例是一样的?


Z:同样是财政投入,我更支持财政投入医保。医保的支出可核查、可监督,如果是免费医疗,财政投入的就是公立医疗机构,局长可以说我100块买了设备耗材,但你说不清楚老百姓到底享受到多少服务。


有人会说,你糊涂啊,同样是看病100块,财政掏90块,老百姓掏10块,和全民医保下医保掏90块,老百姓掏10块,有什么区别?这两个100块完全不同。公费医疗体制下,没有市场也就没有市场价,医疗机构的成本根本没法核算,最后只能政府官员坐在办公室里给医院定价,现今那扭曲的医疗医药价格比如三甲医院5块钱的挂号费就是这么算出来的。全民医保下,医院是竞争性市场主体,医生是可以自由流动的人力资本,有一个完善的价格机制。这种市场竞争可以让医疗服务的供给更灵活,同时,患者拥有自由选择权。


P:归根到底,为什么免费医疗会引起这么多人关注和争议?


Z:至少说明一点,很多人对我们现行的医疗卫生体制不满。过去几年医改,虽已实现了全民医保,但对医疗机构仍然是计划经济的管理思路。医保作为第三方介入后,政府也没有改变对价格的种种管制,“以药养医”问题仍然普遍存在,大医院又人满为患,看病难、看病贵。直到今天,医保作为第三方通过市场机制调节资源的作用还没有得以发挥。


我们的现状是,医保补偿比例逐年提高,医疗需求不断释放,但医疗服务的供给垄断没有打破,增速缓慢。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