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美药业财务造假疑坐实,300亿凭空消失,行贿、内幕交易…到底怎么了?
近300亿的货币资金去哪儿了? 
2019/4/30 19:08:31
0
黄秀芝 杨昕媛

4月30日,康美药业开盘后一字板跌停,截至收盘报收9.54元/股。同时,康美药业“15康美债”下跌12.08%。

同日,康美药业终于在截止日期公布了2018年年报。与年报一起公布的,是前期会计差错更正公告,坦诚有多达14条账实不符之处,其中货币资金多记299.44亿元之多。

这几乎是平地一声“雷”。近300亿的会计错误几乎可以用荒谬来形容,虽然公司解释理由是采购付款、工程款支付以及确认业务款项时的会计处理存在错误,但似乎无法平息外界对公司财务造假的质疑,消息披露后,康美股价应声跌停,报9.54元。

除了财务造假问题,去年以来,康美一直处于舆论的漩涡之中。

2018年1月,多家媒体发布消息,称康美药业在多个非直销区域开展直销活动,涉嫌传销行为;2018年10月,康美药业被媒体质疑其存贷双高、股东质押比例过高、等问题,于此带来的是股价连续暴跌,并“失守”千亿市值大关,四天市值蒸发332亿元;

同月,康美药业又曝出卷入了内幕交易案。深圳市博益投资法人王廉君因涉嫌操纵股价、内幕交易,被公安经侦部门采取强制措施,操纵标的可能涉及康美药业等;而今年三月份,一份四川省阆中市市委原书记蒋建平受贿罪一审刑事判决书又引起了媒体对于康美药业行贿案的关注。在上述判决书中,董事长马兴田是行贿人之一。据权威渠道显示,从2000年至2015年,康美药业曾四次卷入贪腐案件。

行贿案、内幕交易、财务造假等质疑,已经让康美的股价蒸发大半。

去年12月28日,康美就已经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理由是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今年3月,康美药业对立案调查进展进行公告,称如因为立案调查事项被中国证监会处以行政处罚并触及重大违法导致的强制退市情形的,将面临强制退市风险。曾经风光无比的千亿俱乐部成员,到如今474.51亿的市值,“白马股”会最终跌入“强制退市”的谷底吗?

相关阅读:康美市值蒸发超500亿元,今又遭遇盘中闪崩,能再回千亿俱乐部否?药房托管何去何从?

300亿凭空消失?

4月30日凌晨1:26分,康美药业连发24条公告,包括披露2018年年报和2019年一季报。尽管消息纷繁复杂,业界还是迅速捕捉到其中一条“爆炸性”消息:2017年财务造假坐实,货币资金多计299.4亿元。

此事缘起是2018年12月28日中国证监会的一纸通告。通告表示因康美药业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对康美药业立案调查。

4个月后,此事总算有了了结。康美药业对2017年财务报表进行自查后表示:

应收账款少计6.4亿元,存货少计195亿元,在建工程少记6.3亿元。造成货币资金多计299亿元。公司营业收入多计89亿元,营业成本多计76.6亿元,销售费用少计4.97亿元,财务费用少计2.28亿元。

对于高达300亿元的财务报表差错,康美药业又在随后的《关于前期会计差错更正的公告》中将原因归结为“财务核算不规范”。称“董事会将督促公司继续规范财务核算,提高财务信息质量,杜绝此类情况的发生。”

但实际上,业界对康美药业财务造假早就有怀疑,而且并不是空穴来风。2018年,有媒体质疑康美药业存在财务造假的嫌疑,康美药业中出现了货币现金过高、大股东股票质押比例过高以及存贷双高等问题。根据康美药业2018年半年报披露,公司货币资金余额为399亿元,有息负债高达347亿元,占净资产的比例分别为119%和104%。

一边是频频高额举债,另一边却是拥有大量的现金,但既不进行理财,也不进行投资,近400亿的现金就躺在账面上“睡觉”。另外,康美的净现比过低的问题也是被质疑财务造假的另一个原因。从2010年至2018年上半年, 康美药业累计实现净利润为201.08亿元,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净额只有94.65亿元,净现比只有47%,这并不符合正常的商业逻辑。

值得注意的是,在此次发布的2018年年报中,值得注意的是,康美药业还对2016年营收、净利润、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资产数据和主要财务指标均也进行了调整,这或许意味着,像2017年近300亿资金的差错并不是财务数据上出问题的“个案”。

在此消息曝出之日,康美药业还同时公告称原证券事务代表温少生因工作内容调整不再担任证券事务代表职务,副总经理兼董事会秘书邱锡伟因个人原因辞职,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两位证券事务部的核心人物在这个时间点发生人事变动,其中的原因也不言自明。

五次被卷入行贿风波

2019年4月初,裁判文书网披露一则一审判决书,将康美药业董事长行贿一事从幕后推至前台。

据四川省南充市中级人民法院生效的刑事判决书显示,2010年至2011年,蒋建平利用担任阆中市委副书记、阆中市市长的职务便利,在招商引资广东康美药业股份有限公司过程中,非法收受该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马某所送现金港币20万元。蒋建平因构成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10年6个月,并罚金人民币100万元,没收全部受贿所得,上缴国库。

而根据公开资料,这已经是康美药业第五次被指坐实卷入行贿贪腐案件。

据江苏省扬州市人民检察院指控,早在2000年至2012年,李量利用担任证监会发行监管部发行审核一处处长、创业板发行监管部副主任等职务上的便利,为康美药业等9家公司申请公开发行股票或上市提供帮助,收受贿赂折合人民币共计约694万元。

2015年4月,原揭阳市委书记陈弘平涉嫌受贿、贪污、行贿一案,在佛山中院一审公开审理。公诉机关指控2004年至2011年,康美药业董事长兼总经理马兴田曾行贿陈弘平共计港币500万元。陈弘平为马兴田当选第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提供帮助。

据新华网报道,广东省委原常委、广州市委原书记万庆良受贿案2015年12月在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起诉书指控,2000年至2014年,马兴田行贿万庆良涉及金额港币200万元、人民币60万元。

2018年5月29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蔡明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一审刑事判决书》显示,2014年8月至2015年11月,原任广东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药品安全生产监管处处长蔡明利用职务便利,为康美药业谋取利益,先后3次收受康美药业董事长兼总裁马某、副总经理李某贿送的现金共计港币30万元。

冰山一角的内幕交易

除了已经基本坐实的财务造假和行贿案,在康美频频爆雷的2018年中,另外一件事情也担任了很重要的角色——内幕交易。

去年10月份,相关媒体报道,深圳市博益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博益投资”)法定代表人王廉君因涉嫌操纵股价、内幕交易,已于大约两周之前被公安经侦部门采取强制措施,操纵标的可能涉及康美药业等相关内容。10月25日,康美药业发布澄清公告,否认了王廉君案与公司有关。

但是,资料显示,王廉君担任法人的博益投资10%股份持有者是康美药业董事长马兴田的夫人许冬瑾,另外90%的股权持有者是普宁康美实业投资控股有限公司。而根据天眼查数据显示,康美实业99.7%的股份持有者是马兴田。

另外,公开资料显示,王廉君曾在康美药业任职长达10年之久。2001年进入康美药业后,王廉君曾担任证券部经理,2006年4月之后,任康美药业监事长。

虽然之后康美药业针对“博益投资内幕交易康美药业”的传闻进行了澄清,其控股股东康美实业、实际控制人马兴田和一致行动人许冬瑾及其控制的企业、博益投资、王廉君本人及其近亲属均表明未对康美药业股价进行操纵或内幕交易。但是从公司股权关系、任职相关信息来看,王廉君与康美药业之间的关系一直难以界定,即使康美多次否认,但是,是否构成关联交易的问题一直存疑。

对于一家上市公司来说,财务造假、行贿、关联交易……任何一条都可能成为决定生死的“命门”,而这些,康美全都遇上了。对于如今的康美来说,或许真的到了生死抉择的时刻。


E药脸谱网
分享: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