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保红利时代已结束?4+7之后,新药的商业化路径需走哪条路?
过去的2018年是医药产业受到前所未有的政策冲击的一年。从仿制药质量与疗效一致性评价的逐步落地,到4+7带量采购政策的出台和推行,都在宣告国内仿制药高利润时代的结束,医药企业的估值模式也正在发生重大改变。在行业拐点来临之际,企业如何选择,就变得至关重要。 
2019/3/2 7:49:33
0
刘子晨

2019年2月28日,西安市人民政府发布了《西安市落实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和使用试点工作实施方案》,宣告着既上海、北京、天津、辽宁等地之后,又一地开始正式落实4+7城市药品带量采购的政策。

 

从2018年底的4+7城市药品带量采购正式开标,到新年之后两个月内便在全国多地陆续落地,同时还有诸多非试点地区正积极的主动向4+7集采政策靠拢,国内医药行业实际上已经在面临一场翻天覆地的变革。单一货源加上最低价承诺,从本质上已经改变了过去仿制药的竞争格局,也使得所有的制药企业,不管是否直接与此次4+7集采相关,都必须认真思考接下来的发展路径。

 

与此同时,创新药的生命周期以及成长路径无疑也将直接受到影响。对于有新药上市的企业来说,如何从开始就挑选好一个成长的商业化路径,可能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在未来的市场竞争格局之中,究竟会处于什么样的位置。

 

2月28日,由东方高圣、东方略主办,晨哨集团联合主办的第二届生物医药BIO50人论坛,就在尝试回答这样的一个问题:4+7之后,新药的商业化路径究竟需要怎么走。

会议现场

医保红利将结束?

 

“在过去的十年,所有在医药领域的赢家,一定是在医保领域的赢家。”在论坛中,东方高圣、东方略创始人陈明键如此表示。

 

在陈明键看来,在过去十年中,绝大部分药企的崛起,其背后实际上是中国医保支付从2009年的1700亿迅速增长至2018年的14000亿的结果。但在未来,“医保这个旧瓶子还能不能装得下创新药物这瓶新旧”,还需要打一个问号。

 

那么,医保红利时代真的结束了吗?2018年2月28日,国家医疗保障局在官方网站发布了2018年医疗保障事业发展统计快报,数据显示2018全年,我国基本医疗保险基金总收入为21090.11亿元,总支出17607.65亿元。而截至2018年末,基本医疗保险累计结存为23233.74亿元。

 

表面上看,超过两万亿的医保基金结存,自然意味着医保还大有可为,但必须要注意到的一点是,结存与结余之间并不能直接划等号。所谓结存,指的是实际存有量,从医保基金的构成来看,很大一部分是暂存在医保基金账户里的钱,并且45%的资金来自于个人账户,由缴费的个人专款专用,并无法用于其他任何意图。并且随着基金的支出越来越多,医保基金的增长速度越来越慢,实际上医保这部分资金能够充分利用的,恐怕远没有想象得多。

 

也正是因此,从医保的角度出发,许多政策导向也就变得可以理解。首先是药品的降价。实际上,不管是前后已经进行过数次的国家药价谈判,还是目前正火热进行的4+7带量采购,其本质都是将虚高的药品价格最大程度的予以压缩,不管是价格高昂的抗癌药、专利药,还是已经通过一致性评价的仿制药。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这一趋势无疑会毫不犹豫的继续下去。

 

而另一方面,则是越来越严格的医保基金监管。3月1日,海南省医疗保障局还以急件的形式,下发了《关于加强医保协议管理确保基金安全有关工作的通知》,其中对于违反医保基金操作办法的数种行为,给出了几近于严厉的表态。而2018年医疗保障事业发展统计快报也显示,在过去一年,仅通过打击欺诈骗取医疗保障基金专项行动所追回的医保基金,便有10.08亿元之多。

 

“我觉得2018年,如果用一句话表达,就是说医药行业的快速粗放的野蛮增长时代,已真正结束了。原来我们享受的是医保的红利,享受了一个巨大的制度的红利,但是2018年应该是一个非常大的拐点。”汇添富基金医药投资总监周睿如此表示。

 

在其看来,国家医保局作为总购买方的出现,无疑是拐点的一个显著标志。

 

创新化商业路径需落地

 

如果真的没有了医保的加持,中国的新药究竟该如何落地?下一个十年,谁会成为在创新药领域的真正的赢家?

 

在陈明键看来,路只有两条:一个是技术创新,一个是商业创新。

 

“中国的市场实际上实际一个非标准的市场,因为决定开药、付钱、用药的是不同的人,但在这样一个非标准市场里,有一个药很特殊,就是宫颈癌的预防疫苗。在没有医保报销的情况下,去年还卖了20亿。”陈明键在论坛中表示,“这就是新的商业模式的潜力,如果所有人都盯着医保那一块,这个企业可能永远做不大。”

 

阿斯利康中国区战略合作与业务发展副总裁则在论坛中分享了阿斯利康作为一家传统的大型跨国制药公司,是如何通过创新商业路径,来实现产品的成功落地的。其用于治疗儿童支气管哮喘的老产品雾化药物普米克令舒,在5年前还是10亿元的销售规模,但如今已增长到年销售50亿元,其背后的增长原因,实际上是在实际的调研过程中,发现了基层医疗机构普遍缺少雾化装置的现实问题。而阿斯利康正是通过建立雾化中心、向医疗机构捐赠雾化装置等做法,迅速的扩大了市场。

 

“我们现在说创新药难卖,其实核心问题不是难卖,而是根本没有什么创新。”在论坛中,鼎晖基金总裁焦震犀利的指出,实际上,这才是新药商业化落地过程中面临的一个重大问题。

 

在焦震看来,新药研发过程中就要考虑进未来商业化可能遇到的问题。“新药商业化最大的敌人是时间,抢出时间来就能给你腾出后面的空间来。定目标,找差距,补资源,落实到执行,今日的资本市场带来了很多红利,药企要早布局下一步国际化的路子,把趋势想在前面”。

E药脸谱网
分享: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