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薪酬最高的15位生物新贵CEO:榜首是位华裔!三个已经离职!只有一位女性!
Endpoints列出了今年美国薪酬最高的15位生物制药公司CEO名单。其中有3位已经离职:2位回到了初创公司,另一位因销售丑闻而被迫离职。这3位都获得了最后一年的补偿金。 
2017-5-9 23:18:28
0



在生物制药行业,光彩转瞬即逝。但掌声和欢呼退去后,高薪仍然继续。

Endpoints列出了今年美国薪酬最高的15位生物制药公司CEO名单。其中有3位已经离职:2位回到了初创公司,另一位因销售丑闻而被迫离职。这3位都获得了最后一年的补偿金。

榜单的首位是一位完美的交易者,第二位是一名白手起家的亿万富豪。通过这个榜单,您将可以看到通常高调的上市公司是如何计算CEO的薪酬的。不过有个别例外,这几家公司都在下一代的创新药物上下了大赌注,其中有些在压力下已经开始有所收获。

当然,薪酬越高期望也越高。你不会无缘无故拿到一大笔钱,而且这些CEO也不会羞于解释为什么他们有资格拿到业内最高的薪酬。

不过,对于大制药公司而言,CEO的薪酬其实差距并不明显。强生的CEO Alex Gorsky(2016年薪酬2690万美元)和默沙东CEO Ken Frazier(2180万美元)排名靠前,不过辉瑞的Ian Read(1730万美元)和前礼来的CEO John Lechleiter(1830万美元)与他们相比,并没有落后多少。


单位:美元

以下是Endpoints的排名:

1. David  Hung

Medivation (前CEO)

总薪酬

2016年:3560万美元

2015年:950万美元

Medivation已经以140亿美元的价格出售

毫无疑问,David Hung去年获得了生物制药公司的最高薪酬。在赛诺菲出价有意购买后,Hung竭尽全力设法让Medivation卖个好价钱。这是他在这家公司的绝唱,当然他也获得很好的补偿。Hung所拥有的股票期权累计价值为1.82亿美元,股权激励价值1400万美元,股票增值权3700万美元,还有182万美元的遣散费和2016年奖金86.8015万美元。这是David Hung在这家公司的最后一年,最终辉瑞以140亿美元收购了该公司。不算补偿,Hung已经拥有价值1.18多亿美元的股票。加上“金色降落伞”(Golden Parachute),他2016年全部薪酬高达3560万美元。自2003年创建Medivation,David Hung从这家公司所获得的全部收入为3.54亿美元。

 

2. Len  Schleifer

Regeneron现任CEO

工资:124万元
总薪酬:

2016年:2830万美元

2015年:4740万美元

公司市值:453亿美元

Len Schleifer每年为自己设定薪酬的标准,不在乎别人怎么看。他和George Yancopoulos创办了这家公司,正走向光明的未来。Schleifer的收入在公司里遥遥领先。和Yan copoulos相同,他所持有的公司股票价值10亿美元以上,原因是Eylea等药物的成功,以及最近刚刚获批的Dupixent。我们将看到来自其他PCSK9抑制剂与其Praluent的长期竞争,目前来看,开端并不好。

 

3. George  Scangos

Biogen (前CEO)


工资:150万美元

总薪酬

2016年:1770万美元

2015年:1690万美元

公司市值:560亿美元

在百健CEO这个位子,George Scangos看上去并不像去年那样舒坦。他把Tecfidera从临床阶段推向市场,并成为了公司的旗舰产品,但是2016年这个药开始走下坡路。收入下降,新的竞争对手出现,公司的在研产品线不足以满足分析师的胃口。每个人都期望看到一笔大的并购,结果他们等到了Scangos的离职。Scangos团队中的绝大多数成员已经离开百健,去追逐他们自己的梦想,新上任的CEO需要重新组建他自己的团队。

 

4. Jeffrey  Leiden

Vertex CEO

工资:130万美元

总薪酬:

2016年:1740万美元

2015年:2800万美元

公司市值:286亿美元

2012年初,当Jeffrey Leiden被任命为Vertex的CEO时,这家公司正面临艰巨的挑战。它的旗舰产品丙肝药物Incivek早早退市,为了生存,必须依靠囊性纤维化药物。但是Vertex成功了,首先是kalydeco,然后是Orkambi。的确,欧洲的付费方更关注价格而非药物疗效,但美国市场因收入的快速增长而兴奋。与此同时,该公司的最新的3个囊性纤维化药物将继续改善该疾病的治疗。Leiden带领Vertex成功地应对所面临的挑战,他也得到了很好的回报。

5. Jean-Jacques  Bienaimé

BioMarin CEO

工资:100万美元

总薪酬

2016年赔偿:1690万美元

2015年补偿:1360万美元

公司市值:163亿美元

作为罕见病研发领域的重要公司,BioMarin经常被很多小型公司视为前进的标杆。该公司的CEO Jean-Jacques Bienaimé和研发负责人Henry Fuchs看上去也喜欢担当领头人的角色。这家公司的Brineura仅仅用22名患者的临床数据就获得了FDA的批准,为小型研究和加速审批设定了新标准。目前,该公司正在设法使A型血友病基因治疗药物BMN270加速获得批准,这个药物旨在治愈这一疾病。BioMarin在定价上也非常激进,我们看到它为Brineura设定了每年70.2万美元的定价。不过,这并不是这位CEO关注的焦点,他关注的新药。在这方面,Bienaimé犯了一些错误,比如杜氏肌营养不良症药物drisapersen的失败代价惨重,当年他以6.8亿美元现金从Prosensa手里买下这个药。不过他做的正确的决定更多,这使他在这个名单上排名第5。

6. Martine  Rothblatt

United Therapeutics CEO

工资:122万美元

总薪酬:

2016年:1540万美元

2015年:230万美元

公司市值:55亿美元

Martine Rothblatt注意到了United Therapeutics的3个机会:推动Remodulin的销售,Tyvaso扩大适应症,并开展Orenitram的FREEDOM-EV关键性研究。这位CEO专注于这3个项目,以期为她的投资者带来巨额的收入。该公司的重心是肺动脉高压药物,而最近强生收购了Actelion并因此获得了一个肺动脉高压药物。对此,Rothblatt表示,“我们认为这不值得担忧,我们几乎把全部精力都放在与大公司竞争上,并且成功了。”Rothblatt总是有各种新奇的点子,而这帮助她进入了这个榜单。

7. John  Milligan

吉利德科学CEO

工资:1,465,385美元

总薪酬

2016年:1390万美元

2015年:830万美元

公司市值:866亿美元

作为生物制药公司收入最高的CEO之一,John Milligan从分析师那里获得了大量的免费的建议。这些建议绝大多数是:买买买。通过收购让公司变得更大更美,就像当时购买Pharmasset一样,找到一条和丙肝药物成功类似的道路。不过,这似乎是不可能的,因为这家公司已经签署了一些重要的授权许可交易。不要指望Milligan会遵照分析师的建议而行。那么他做的是否是对的?时间将证明一切。

8. David  Hallal

Alexion (前CEO)

工资:1,153,846美元

总薪酬:

2016年:1310万美元

2015年:1470万美元

市值:290亿美元

David Hallal去年因“个人原因”离职,不过该公司的董事会对Soliris的销售不满是事实。Hallal离开后,公司随后进行了重组。现在前Baxalta的CEO Ludwig Hantson前来接替他的位子。Shire收购Baxalta后,Hantson失去了他原来的工作。2016年对Hallal来说不怎么好,但是他的薪酬仍然位居前10。

9. Mark  Alles

新基(Celgene)CEO

工资:1,062,583美元

总薪酬:

2016年:1220万美元

2015年:790万美元

公司市值:956亿美元

当Bob Hugin担任执行董事长后,Mark Alles升职成为新基公司的CEO。当时该公司开始在在研产品上下了数十亿美元的赌注,Alles的位子并不好坐。新基收入的持续增长使其成为再研发线上投入最多的生物制药公司之一。有迹象显示其中一些产品有望成功。新基专注于领先的首创新药,因此受益可能相当可观。未来,会有更多的大玩家希望在生物药上下注。无论输赢,Alles和Hugin将共同担责。

10. Hervé  Hoppenot

Incyte CEO

工资:937,738美元

总薪酬:

2016年:1180万美元

2015年:590万美元

公司市值:250亿美元

Hervé Hoppenot正在用自己的方式构建公司。2014年他获得了3270万美元的丰厚薪酬。这一年,我们看到了Incyte如何实现了Hoppenot的野心“大而不呆”。该公司积极与行业内的领先大公司就IDO检查点抑制剂开展合作。我们仍旧不知道礼来公司出了什么问题,baricitinib原本今年应该上市,现在却被FDA拒绝。不过这个药在欧盟获得了批准。

11. Isaac  Ciechanover

Atara CEO

工资:54.6万美元

总薪酬:

2016年:1000万美元

2015年:650万美元

公司市值:4.35亿美元

Isaac Ciechanover做了什么呢?这家从安进拆分出的公司经历了重挫:2015年末,PINTA745在用于终末期肾病患者蛋白能量消耗的II期试验中失败。虽然该公司还有其他在研产品,但股价再未恢复到之前的水平。该公司的股价目前只有两年前高点的1/4。

12. Richard  Pops

Alkermes CEO

工资:911,228美元

总薪酬:

2016年:9,647,420美元

2015年:1240万美元

公司市值:9.14亿美元

Richard Pops正在到处鼓吹该公司的晚期阶段在研产品ALKS-5461。这个抑郁症药物的最后的3个III期研究中过去的了巨大的成功,数据将帮助药物获得FDA批准。抑郁症是最棘手的疾病之一,受到高安慰剂效应的困扰,之前很多药物因此折戟。现在行业内不少公司又开始转而开发此类药物。不要忽视Pops。

 

13. Clay  Siegall

Seattle Genetics CEO

工资:852,354美元

总薪酬:

2016年:9,559,397美元

2015年:690万美元

公司市值:88亿元

Clay Siegall最近多次出现在新闻里。他希望能够扩大Adcetris的适应症,为此开展了ECHELON-1III期研究。SGN-CD33A(vadastuximab talirine)的临床试验曾被FDA暂停,不过很快解除。enfortumabvedotin (ASG-22ME)也备受关注。最近与Immunomedics的交易收到了最多的关注。SeattleGenetics签署了20亿美元的协议,获得Immunomedics的主要在研药物。但就在几天前,激进的投资集团获得了该公司的控制权,轰走了CEO,取消了这笔交易。2017年对Siegall来说是个大年,他的薪酬差点挤进前十。也许今年他就能进入前十位了。

 

14. Stephen  Davis

Acadia CEO

工资:675,992美元

总薪酬:

2016年:930万美元

2015年:1210万美元

公司市值:40亿美元

2015年当时Acadia的CEO UliHacksell再一次地将pimavanserin的NDA意外推迟。之后SteveDavis从CFO升至公司CEO。尽管例临床数据显示,药物有潜在的副作用并有死亡率增加的风险,但一年后pimavanserin成功了获得FDA批准用于帕金森病的精神疾病治疗。不过这个药物用于阿尔兹海默症的精神疾病的研究虽然取得了成功,但未达到关键的次要终点。

15. Stanley  Crooke

Ionis CEO

工资:824,535美元

总薪酬:

2016年赔偿:920万美元

2015年补偿:800万美元

公司市值:59亿元

两个月前,Ionis的子公司Akcea发布了volanesorsen积极的III期数据,但是分析师立刻指出该药物的一些令人担忧的安全性问题,并对这个药物的未来提出质疑。Ionis将仍然是Akcea的主要股东。当然对于每一个大的进步,安全性都会让人犹豫不决。该公司的合作方百健,最近刚刚上市的全球最昂贵的药物之一Spinraza,也曾被安全性问题困扰。Stanley Crooke是RNA药物的坚决的倡导者。虽然前进的道路并非一帆风顺,但你不能否认他已经取得的成功。


E药脸谱网
分享: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